西甲

玄天道尊的综漫之旅 第二百六十五章龙族 十三

2019-12-04 06:0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道尊的综漫之旅 第二百六十五章龙族 十三

[燃^文^书库][]“上次的青铜计划我们根本没参见,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lwχs520。”东方舞真的很暴躁,虽然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但是从她的话里还是可以听出深深的不爽。

“难得有一个轻松的假期,你还在説这些事干什么。”楚子航对于这种事根本不在意,至少是表面上,“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吧,在他们眼里,我因为多次使用爆血的缘故,龙血比例已经到达临血界限了,而且因为我的言灵是君焰,害怕我会受到诺顿的影响变成死侍。”幽幽的语气表明他还是很介意的。

“好了,不要再説那些令人不高兴的事了。”星玄拨开了楚子航的刘海,露出了不灭的黄金瞳,“而且子航的黄金瞳很漂亮啊,我很喜欢。”説完还亲昵的吻了一下楚子航的眼睛,表明自己话的可信度。

“哥哥,请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东方舞很怨念,自家哥哥这种不分场合随时随地秀恩爱,而且还丝毫没有收敛打算的行为,实在是太拉仇恨了,一定是楚子航的错,一定是他勾引哥哥,东方舞不停地用眼神凌迟楚子航。

“星玄喜欢就好。”楚子航无视了东方舞的目光,喜悦的説道,“如果星玄喜欢,我就一直保持着好了。”浑身愉悦的气息表明刚才很不爽的猛兽已经被驯服。对于这种行为,东方舞只能表示呵呵。

“好了,美好的假期可不能浪费,我们该去哪里玩呢?要知道我们已经宅在家里半个假期了。”星玄为了缓解两人之间的气氛,提议出去玩玩,只是説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很久不出门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东方舞显得有些为难,“我以前一直都是围着学业和工作打转,对于哪里好玩我一diǎn都不知道。”作为一个合格的世家子女,东方舞向来是严于律己,很少有出去玩乐的机会。

“我也不知道。”楚子航也是蹙着眉头,星玄一直是他的生活重心,他从xiǎo到大一直都是围着星玄转,根本不会去考虑离开星玄去别的地方玩耍,所以他也不知道。

星玄三人面面相觑,没有人能提出一个好的去处,就在这时,一个打了过来。

“你好,请问哪位?”

“星玄教授,我是冯·施耐德。”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施耐德教授。”

“……请把递给楚子航,我有任务交给他。”

“好。”説完便把交给楚子航。

“你好,施耐德教授请问是什么任务?”

“执行部临时任务,编号‘exeb’这是一项b级任务,专员是你,‘s级’,路明非,楚子航你负责协助。务必于午夜之前夺回交易编号为‘ss-778’的物品,由你押送返校,今晚的红眼航班两张头等舱票已经订好,在机场办票台直接领取,走贵宾通道,物品随身携带不得托运。你获得授权,所有设备都可以调用。”施耐德顿了顿,“非必要,不要造成伤亡。”

“明白。”楚子航説道。

“有问题么?”施耐德问。

“任务通知已经发送到我的信箱了么?”

“诺玛已经做好了,你可以随时查。”

“那没问题了,我带了手持设备,细节我会自己弄清楚。”楚子航挂断了。

“看来我们不用再苦恼去哪里了。”星玄一摊手,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我们干脆陪子航一起做任务吧,就当打发时间。”

“哥哥,原来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吗?”东方舞皱着眉头,“想不到虽然那位芯子换了,但是还是做出了这件事啊。”通过这件事,东方舞再次感受了冥冥中的命运轨迹。

“世界意志可不是她所能抗衡的,如果不是世界意志做事有一定的制约,单凭世界意志就可以把那个家伙直接碾压

。”星玄对于东方舞的感叹做了诠释。

“我们现在该先找辆车,去接路明非了,顺便给你那个可怜的家伙解围。”楚子航可是很期待自己的出场,当然,原封不动的照搬是别想了,他可做不来那种事。

“开那辆新的panamera去吧,反正父亲一定会同意的。”东方舞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也很期待。

——————等待被解救的路明非————————

“你那卡是假的吧?”服务员xiǎo姑娘用家乡话説。

“怎么可能?”路明非大惊,划卡机上显示着“无效”的字样。他满头冷汗,把那张象征他无与伦比的s级地位、从不离身的黑卡在划卡机上划来划去,可只是不断地出现错误提示。包间里还是一片死寂,不知是谁低低地笑了一声,冷冷的笑声此起彼伏……

路明非当场石化。

门开了,没有一丝声音,只有空气流动,像是揭开了闷热的陶罐的泥封让微凉的风透进去。

进来的男生从背后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路明非一扭头,吃了一惊,“你?”

“路专员,聚餐什么时候结束?接下来我们还有安排。”男生看了一眼腕表。

表面反射阳光,光芒如一道利剑切开包间尴尬的气氛,最后反光的光斑落在男生脸上。

柳淼淼忽然站起来,眼神有diǎn奇怪,所有人都楞住了,不约而同地看向那个男生。看外形只是很普通的男生,蓝色洗白的牛仔裤和白色t-shirt,戴着墨镜,没人能看到他的眼睛,墨镜下面的半张脸上默无表情。

要説特别,只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大家进门来都有diǎn燥热不安的感觉,可他没有,他安安静静的,像是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条冰。

“楚子航,都是校友,别拘束。”楚子航摘下墨镜晃了一下又重新戴上,摘墨镜的瞬间他刻意低垂眼帘。

楚·子·航!三个字轰得所有人心里一片通明。

对于仕兰中学上三届下三届的人来説,“楚子航”始终是个遥远的剪影。你听过他的名字,见过他,却不记得他的模样。因为你很少有机会走近他,毕业典礼上他是代表全校学生讲话的学生代表,穿着海蓝色的校服,垂头看着讲稿,垂下的额发遮住了脸庞;篮球场上他是虐杀对手的中锋,担任突破单手扣篮,等待落地,楚子航已经掉头撤回中线附近了;春节晚会楚子航表演大提琴独奏,空荡荡的舞台,他提着琴箱登场,孤零零地坐在舞台中央拉完一曲《辛德勒的名单》,直到他把提琴收好,沉浸在悲怆琴音里发呆的老师学生们才意识到这家伙的节目结束了,全场起立鼓掌,有人高呼再来一个,楚子航鞠个躬下台,留给人一个修长的背影。

楚子航从钱包里摸出一张金色的citibank信用卡,递给一旁的侍者説,“他的帐我结了。”

“谢谢谢谢。”路明非挠着头嘟哝,然后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大叫道,“师兄,你不是应该和那两位一起形影不离吗?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还有,专员什么的,师兄你不要吓我好吧。”

两位?形影不离?所有人都悄悄地竖起耳朵,希望能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应该不会像他们想的那样吧,哎呦,太羞人了。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小孩高烧怎么办
儿童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