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云水剑第二百一十一章缓和

2019-11-20 07:41: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水剑 第二百一十一章 缓和

屋内正燃着沉水香,青烟自鼎中丝丝飘散,朦胧的烟雾间透着缕缕的香气,几乎连迷离的光影都欲沉醉。

婉儿那娇语虽声音不大,但却是让在场几人都是听得清楚明白。那柔腻的娇音在厅堂内回响,仿若是仙音缈语,其中自有着一番自信流露出来。婉儿説完这话,便是站起身来,紧走进步,对着顾相盈盈一拜,螓稍低,长睫低垂,眼波流转间自由一番娇嗔之感;玉人唇角微挑,却是半娇半笑。

顾相微微有些愣神,望着玉人那般美态,一时也是有些恍惚,半晌,其轻抚茶壶,浑浊的眼中露出精光,满含深意地説道:“小丫头,你这般动作是何含义?”

婉儿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势,抿嘴轻笑,淡声道:“顾相,既然你是风哥哥的长辈,那就算是我的长辈,晚辈对长辈行此大礼,难道不对吗?”

“哦?呵呵……”顾相稍稍愣神,便是哑然失笑,叹道:“倒是老头子拘泥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婉儿,説实话,你的才情卓越,在同辈之中几无敌手,或许只有你的风哥哥,明月姐姐,以及圣门军师可胜你,所以你説我刚刚是故意输于你的,这倒是你想当然了。纵然老头子的阅历比你高,但你懂得审时度势,因而那般认输倒是我的有感而。不过,你倒是有一diǎn猜测错了哦。”话罢,顾相神情愉快,饶有兴致地望着那秀眉微蹙的女子。

婉儿极其聪慧,片刻间,便是捕捉到了顾相话语里的不同,已是把南宫小姐换成了婉儿,犹然显得其亲昵。由此可见,顾相已是明确接受了晚辈。婉儿俏脸上泛起一丝愉悦的笑意,但片刻后,便是微微沉静下来,略微思考之后,低声问道:“顾相……”

刚刚喊了一声“顾相”,婉儿就被顾相的声音打断,其微微摆手,剑眉微皱,有些不悦地説:“怎么还喊老头子财甲,如此生分?”

老人此话一出,一旁的顾家管家便是虎目微瞪,望着那清丽出尘的女子,微微沉吟,心中便是有了一丝明悟,看向婉儿的眼神里格外多了丝亲切。莫邪等人也是明白过来,皆是有些欣慰,因顾相如此説,便是肯定了婉儿的地位与身份,是把这女子当做一家人来看待。念及此处,几人互视一眼,皆是有些激动,以他们来説,最悲痛的事便是两家对立,而现在,这一隐忧终于可以排除了。

“啊?这……”婉儿美目微瞪着,有些惊愣出声,一时间,其竟是未反应过来。

顾相望着那呆愣的女人,心中一笑,便是轻叫道:“小丫头应该喊我为‘顾老,。”话落,婉儿双颊绯红,但那微转的眼波中露出一丝欣喜,低声羞涩道:“顾老……”

“好……好啊”顾相老怀大慰,伸手对着婉儿招了招,待婉儿移步于其身前,他轻抚着婉儿的秀额,轻叹道,“婉儿,你有着惊人之智,过人之姿,且善解人意,甚合吾意。老友的孙儿好福气啊,能娶到这样的媳妇,若不是你已有婚配,老头子必定会让你嫁于我顾家,给我那不成器的孙儿做媳妇,只是可惜啊……可惜……”

婉儿鹅颈酡红,低眉不依道:“顾老,你取笑人家……”

顾相见其如此惹人怜爱,便是摆摆手,轻笑道:“好,好,好……不説了,不説了。”片刻后,顾相轻拍着婉儿的藕臂,轻声道:“丫头,还记得我刚刚的话吗?”

“记得,婉儿想不出哪里想错了,请顾老解惑?”婉儿蹙起秀眉,凝视着顾相,低声问道。

顾相微微沉吟,微眯着双眼,似是回忆,片刻后,便是轻叹道:“小丫头,我可不是顺便来看你的哦。叶家与南宫家的婚约,我也早有耳闻,正如你所説,我是来见故人之后,但我也是来看看你的,观察下叶家未来的主母到底如何?呵呵……你也没有让我失望,功力高强,天资聪颖,沉着镇定,竟然与我对峙,丝毫不落下风。叶家尚属小家,待叶风归来后,他的精力必然会用在叶盟之上,而叶家便更需要倚仗于你。不过,这样的叶家令我很放心。”

婉儿听着顾相的赞语,一边有些欣喜。另一边却是格外羞涩,毕竟能获得一位长辈的肯定本就是一件幸事,且其在叶家还有着相当大的话语权,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位是当朝宰相,显示着婉儿的不凡之处。

半晌,婉儿稍稍缓神,美眸里闪过寒芒,微微提身,便是恢复了那般肃穆,沉声道:“我知道顾老此番前来是为了圣门之事,既然我们两家颇有渊源,那么就敞开来讨论吧。説实话,我觉得很不乐观,若是我叶盟一直孤军奋战,一月的祭典之上必不能全身而退。虽然叶盟实力不弱,但仍然和圣门存在较大差距,毕竟圣门经营了数十年,而我们叶盟不过刚刚一个月而已。况且此时又有东方世家之事,一时间令我们有diǎn焦头烂额,准备很仓促。”

顾相的眉宇间闪过睿智的神情,眼神依旧停留在婉儿身上,不断随着婉儿的讲解微微颔,凝声道:“这也是我所想的,圣门底蕴雄厚,若是朝廷或者江湖一方都是孤军奋战的话,很难对圣门造成威胁,这也是我的目的,如果两家合力的话,还有些胜算。若是想击败圣门,粉碎其阴谋,就只有两家合作,共同御敌。”

婉儿面色稍霁,但神情依旧有着些许凝重之色,沉声道:“顾老所言极是,但我有一个疑问,既然两家的目的都是共同对抗圣门,那么这利益到底如何划分,还有到底是谁听命于谁?”

顾相知晓婉儿早晚有此一问,因而面色不变,凝视着那郑重的婉儿,凝声道:“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合作,若是婉儿不嫌弃

,那么朝廷将全面听令于你”

癫痫病去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
呼和浩特妇科医院
三亚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龙南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天佑医院向爱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