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怒剑龙吟 第五百零二章 变故连绵

2019-12-05 07:35: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五百零二章 变故连绵

星尘泪剑刃忽然嗡嗡鸣叫,不知是在示警还是借助这个方式诉说着自己心中的兴奋感,通体流转的寒光盛。

而对方只是瞥了一眼同意弥漫咋盎然战意的星尘泪与风韧,动于衷,淡淡回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动手,又麻烦又有失风度,就不能换点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吗?单方面的想要用武力解决问题,可是很不好的。”

“打不打那可由不得你,现在做主的是我。”风韧一哼,背后幻离燎天翼展开到大角度,氤氲的光焰推进下瞬间将速度提升到极致。百米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过只是眨眼之间。

剑出,银光划过长空。第一时间

叮!

一道月白色流光挡在星尘泪下,竟然轻而易举将其攻势化解。只见一支皎白色折扇被那人持在手中,用于抗衡星尘泪锋利的剑刃一点也不吃力,二者相碰之处空间都有些扭曲,劲风乱卷,可是自身都是毫发伤。

这柄折扇,绝非凡品。

“这么就出手,你倒也真是个急性子。如果我是你的话,绝不会如此冒失的。你不妨看看身后,也许就没有出手的意图了。”那人淡淡说道,完没有被迫交手时应该有的紧张神色,风轻云淡中流露出一抹游刃有余的自信。

风韧眉头微皱,抽身边退,而对方自然没有追击,只是做出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回头一望,风韧顿时面露愠色,喝道:“放了她们!”

在他斜后方数十米远的位置上,又是一道陌生的人影悬浮而立,在他身后是五支巨大的深褐色十字架,五名女子被束缚在其上,四肢都是血迹斑斓。

她们,真是本应该守在外面的剑侍。

“剑魔大人,属下能……”剑四低声喃喃道,五女就属她伤势重,除了被锁链上锯齿划伤的四肢外,右肋下还有一道依旧在渗血的创痕。

“放?如果我们的立郴一下的话,你会这么做吗?”先前那人神色不变,口气也是一贯的平淡。第一时间

风韧微微点头,持剑的手缓缓放下,冷声回道:“开条件吧。我想,也许我们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今夜的一切可能都是误会。”

对方也是微微点头:“不错。比起刚才,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满意一些了。可是世上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前面你还喊打喊杀的,现在又希望和解,是不是该表示出邢意来呢?”

风韧眼中掠过一丝精光,抬起左手将自己的储物戒指展示到对方面前,沉声说道:“论是灵刃或者灵宝,我都还有点积蓄,开个价吧。”

“那样看看是什么档次的货色。如果都和你手中的这柄剑一样的话,多两件她们我就部还给你,如何?”那人的目光瞥到剑刃如同一泓秋水的星尘泪上,隐隐透露着一丝贪婪之色。

“眼里还不错嘛……如果是一柄剑换五条人命的话,完可以成交。”

“很好,那就这样。先把你的剑交出来吧。”

风韧点了点头,手中星尘泪一晃,寒光闪烁。

不过就在他即将把剑递出去的那一瞬间,手腕一扭将剑尖转到朝后的位置上,劲力轰然爆发,整柄长剑化为一道银虹射出,方向却是锁住剑四等人的那道神秘人影。

逆道劫剑,飞寒惊虹!

“嗯?”

对方一惊,但是那抹诧异之色也只是在眼中一闪即逝。只见他抬手五指一捏,悬浮在背后的五只十字架瞬时动了,部飞到身前呈三角状排列,将身影从风韧眼线中挡去。若是那一剑继续挺进,那么先被贯穿的只能是背负在十字架上根本动不得的剑侍。

风韧见状脸色大变,五指隔空一握,受到感应的星尘泪停止了飞刺,停下之时剑尖几乎已经要点在前方剑十一的咽喉上。

“卑鄙!”

星尘泪瞬间飞回,被他重握在手中。

先前那人摇着折扇缓步踏在空中,戏谑笑道:“就你刚才那一手突然间偷袭的招数,又有何资格说我们卑鄙?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看在你这么没有诚意的份上,我可要加价了。第一时间这样吧,你的这柄剑和那枚储物戒指和里面的所有东西,换你和这五个女人合计六条性命,怎么样?”

风韧眉头一翘:“你倒还真能漫天要价,那是我拒绝呢?”

对方摇摇头:“你不会拒绝的。我可以看得出,她们的命在你眼里远远比那些死物要重要,不是吗?”

微微一犹豫,风韧的目光再度扫视着前后两人,试图寻找些破绽,可是那人也是看出了他的意图,折扇一开晃出响声,摇头说道:“不要再做谓的挣扎了,现在以你的情况根本没有能力可以在保障她们五人安的情况下部救出。”

“不错,凭我一人是没有可能。可是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些……以至于,没有发现其实这里还有一人呢?”风韧在心中诡异一笑,浑身身影忽然化为一阵星光消散在空中,点点星光飘舞不停,迅速在另一侧重汇聚。

当他身形再现之刻,已经位于那控制十字架之人的右侧,星尘泪森冷的剑尖凌空刺下。

对方依旧没有太大神色变化,右手一挥,五只束缚着剑侍的十字架迅速向右移动,重布阵形成防守之势。

就在这瞬间,一道人影在空间扭曲中惊现,几乎看不清轮廓的一支利剑悄声息地从控制十字架之人右肩划落。

嗤!

刹那之间,那人右臂被齐肩斩下,鲜血喷溅。同时十字架也是失去了控制,悬浮在半空不再运转。还未等他来得及去扭头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那柄斩断他右臂的利剑再度挑起,这一次直接刺入后颈贯穿而出。

一眨眼的功夫里,生命黯淡凋零。

乒乒乒乒乒!

风韧连环五剑交错击出,从十字架上束缚在五名剑侍身上的锁链应声断裂,而后背后的幻离燎天翼十片羽翼上同时泛起一圈圈淡蓝色涟漪,竟然让五女下坠了不足几寸距离就悬浮停在半空,紧接着与他一同缓缓落下着地。

双脚刚刚接触到地面之刻,蓝光褪去,五名剑侍一齐栽头倒下,大口喘息着力动。

与此同时,之前偷袭得手的剑七也是退到了风韧身旁,二人目光交换,形中已然形成了一种默契。

“现在,你觉得之前的价格是不是开得高了些呢?”风韧一剑指向空中,笑容中有着一丝戏谑,也有着一丝残忍。

仅剩下的那人还有些不可置信俯视着坠落在地上的那具断臂尸身,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纵使他有域级实力的修为却也来不及出手救援,此刻充满怒色的脸庞甚至有些扭曲,双臂颤抖不停。

“好,很好。本身还准备饶你们一命的,现在没可能了!”

那人怒斥一声,手中的折扇在边缘处泛起的氤氲白光中化为一道长条状,光芒消散之刻已经凝为一柄丈二长枪,带着一丝青色的枪刃边缘上弯出了五只獠牙状钩刃,整体上下萦绕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似乎有几抹亡灵怨气弥漫。

“这枪有古怪,你照顾好她们,我去试试。”风韧沉声嘱咐着剑七,随后背后十翼舞动飞上半空,剑指对方喝道:“想要我的命?就怕你没有那个能耐!”

长枪一鸣

,那人却又神色有些古怪,抬手摩挲着下巴嘀咕道:“不对。之前他们开给我的价格只是稳固这里的防御,可没有说要拼了命去打。况且阿烈都死了,说好的价格必须涨,不然的话我就亏了。”

紧接着,他放声喝道:“先等一会儿,我暂时又不想和你打了。”

“啊?”

风韧一诧异,要说可以选择的话,他同样是倾向于在这里罢手不打的。毕竟,剑三、剑四、剑六、剑八、剑十一五女身上伤都不轻,一旦他动起手来很难顾得着这边,只凭没有能力与域级抗衡的剑七一人守着肯定是不行的。

谁知那人紧接着又说道:“不过你也给我听着,先留在这里别走,我去去就回。等一下,咱们再打。”

“搞什么?要打的话现在就打,你还想回去搬救兵找帮手不成?”

风韧脸色一变,提剑而上,在十片羽翼泛起的淡蓝色光焰推进下迅捷胜过疾电。一抹清寒的流光骤然刺出,虚影乱颤,瞬时间又幻化为数十柄剑刃。

逆道劫剑,刹那三千。

“打就打,你真当我怕你不成?就算没有帮手,小爷我想赢你还是易如反掌的!”

那人也是一怒,显然对于风韧所说之话很不满意。只见他的长枪连环钻动晃出一连串的枪花,虚影闪烁中大量寒芒突刺,隐隐之中倒是与风韧的这一剑刹那三千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叮!叮!叮!叮!叮!叮!叮!

七声长鸣回荡天际,剑光枪芒相互冲击,共同泯灭。后止住之刻,枪尖与剑尖抵在一块,两样兵刃同时嗡鸣不止,周身微微颤抖,似乎是为找到了平分秋色的劲敌而感到兴奋。

好强的枪法,就算是姜魂鸣的千幻影魔枪在他面前都似乎还要逊色一分。今夜,我遇上的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风韧心中暗暗吃惊,这还是他首次遇上有人能够凭借着纯粹的兵刃招式正面抗衡下刹那三千。

对面那人也同样是暗感诧异,他这一手枪决十分辛辣,一向出手非死即伤,纵使是同层次实力中也罕有对手,经常上来一招就可以挫伤对面。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被一个实力不足域级之人正面接下了。

随后,他微微一笑:“你有些意思。今天,小爷我就破例一次,就算没人付钱,同样要击败你!”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赣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贵阳有癫痫医院吗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新院区)

南岸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