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暗金龙骨

2020-01-16 18:3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暗金龙骨

寒风迎面抚来,却绝非清晨的那种丝丝凉意,而是一股透入灵魂深处的莫名颤栗,冻结血脉蔓延森然的同时,也是带来了几丝恐惧与敬畏。

“这里,好冷。”

哆嗦着裹紧了下自己的衣裙,霍晓璇的脸色都微微苍白了几分,按理而言以她的修为与体质,根本不可能被区区寒意所侵蚀。

一旁,实力最差的银月心更是一脸惨白色,樱唇也是失去了血色紧紧抿着,却一声不发,默默强忍着那股不适。

伸手双手紧握着两女微微颤抖的小手,风韧掌中顿时生出一股炙热之意,流入她们手中时却又化为了温度恰好的暖流,逐渐将两女体内的寒意驱逐而出。

“这股寒意有些古怪,我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此处的封印或者什么防御法阵所引起的吧?”

目光往前一望,他看着走在最前方带路的敖崆,自从进入到了这个d窟中后,对方便是一言不发。

步伐停下,敖崆回首点头道:“不错,这里可是我天穹青龙一族的禁地,历代族长陨落后的骸骨存放之地。此处的寒意,很多都是他们生前的怨念并未散去,残余的灵魂力量还在波动,久而久之形成了这样的森冷。每日清晨,封印法阵变幻,才会稍微好受一些。别的时候,就算是我进来也不好受。对了,你们三个,可是上千年来唯一踏入此地的人类。”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股森冷竟然可以直接在体内腾起,让人毛骨悚然。”

风韧点了点头,而敖崆也是继续迈开了脚步,这一路上,d窟的两侧有着许多幽深的纵道,不知通往何处。但是没从其中一个的入口经过时,那股颤栗灵魂的寒意就瞬间多上几分,不过很快便会随着远去而重新减弱。

纵使敖崆不说,他也能够猜到几分。

既然是天穹青龙族埋骨之地,一路上却无法直接见到任何一句残骸,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又过了半刻钟,敖崆终于再次停下,却也并非dx的最深处,他目光望向侧面的一处纵道,沉声说道:“到了。”

风韧一瞥,只见那支纵道的入口处确实有些不同,在石壁的两侧上都镌刻着某种根本看不懂的纹路,昏暗中,隐隐有着几丝黯淡光泽流动,似乎充斥着什么特异的力量波动。

而在这d口处,意外的感受不到任何先前那股古怪的森冷。

“这里好,没那么冷了。”

霍晓璇轻轻喘了口气,这一路上她可是很不舒服,若非风韧一直抓着她的手,很可能半路上就想转身出去。

“我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一下,因为那黑辉王龙也留下着几丝灵魂波动,与此地其余的天穹青龙所抗衡,所以这里的寒意少了许多?”风韧随口一问。

敖崆回道:“也许是吧。至少有一点你没说错,纵使陨落上千年,而且剩下了还只是一副残缺不齐的龙骨,但是那黑辉王龙残骸所带来的压迫感却是胜过我天穹青龙任何一位族长的遗骨。d口处的封印也正是因此而存在,天穹青龙一族一直以来都有种看法……其实,那黑辉王龙的灵魂还健在,只是陷入了深度沉睡中。”

闻言,风韧一哼:“这么说来,你这份所谓的大礼,实际上还是一个棘手的麻烦?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说过,曾有过想要毁掉那黑辉王龙骸骨直接抽取纯粹力量的打算?”

“不错。但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成功的话固然是好。若是失败,轻则损失祖上留下的这独一无二的珍宝,重则可能引发无法想象的后患……而在吾族中,一直有着传说,拥有着龙魂一脉血统的真正强者,方有同化龙骨与残魂的可能。”敖崆沉声回道。

“这样看来的话,我根本就没赚什么?”

无奈摇了摇头,风韧上前一步,脚尖已是触碰到了d口的边缘,又是哼声一笑:“不过,我可是一个只要有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的人。当初在中域,天穹青龙与黑辉王龙的遗骨可是让我受益匪浅。今日的这具,注定效果更佳,当然不会放过。”

“每天我都回来看你一次,保证一切顺利的。至于她们两个,就只能止步于此了。没有龙族血脉的人,无法踏入这重封印之中。”

说罢,敖崆也是一同跟上,与风韧一起大步朝着纵道深处而去。

望着两人的背影,霍晓璇双臂环胸,娇躯又开始轻轻颤抖。

“早知道,就不好奇跟过来了,这么冷,真是找罪受。”

而银月心并没有理睬她,只是默默望着逐渐在纵道昏暗中消失的那道身影,樱唇微颤:“主人,愿你成功。”

一旁,霍晓璇歪着脑袋看着一脸担忧的银月心,嘀咕道:“罂粟姐,小风韧都那样接受你了,怎么还叫他‘主人’?”

“主人就是主人,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银月心淡淡一笑,下意识拨指抚了抚自己的那枚戒指,心中掠起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柔暖意。

“这可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称呼。”

纵道深处,别有d天,深处的石壁已是近乎金属质地,淡淡光泽的冰冷表面上镌刻着一行行奇异符文,甚至时不时在虚空中闪烁起几抹璀璨流光,一闪即逝,随着那两道穿行的身影,破灭而又重聚。

“是不是每一处纵道里面,都是这般光景?”

风韧有些好奇抓了抓那虚无的流光,自然不可能有所获得。

“不,唯有这里。毕竟,这可是唯一一副并非我天穹青龙族的骸骨,最不稳定的因素。”

随着敖崆的沉声一叹,路已到尽头,宽阔起来的前方空间内纵横着数十道淡银色锁链,禁锢的正中位置上,一圈转动的金色法阵不知持续在此多少年之久,就与它上方被囚禁的那副暗金色残骸龙骨一样,在这暗无天日的d窟深处,静静伴随着岁月时间的无情流逝。

仰头一望,风韧心中为之一凛,那具龙骨通体晶莹,暗金色的庞大骨骼虽然残缺不齐,但是立在那里已然散发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势霸道。超过百米高的躯体几乎正好是有一半破碎损毁,尚存的利爪与骨翼还保持着扬起状,就好像随时都可以再次展开最为凶残的厮杀,

低下的头颅两颗空d的眼眶里深不见底,没有一丝光彩波动,然而靠近之时,却好像冥冥中有一个低沉的声音悄然响起,又完全听不清楚究竟在低吟诉说些什么。

“这便是黑辉王龙最后一位族长,那个距离凌道级一步之差的绝世凶兽吗?”

倒吸了一口冷气,风韧隐约可以想象得到这具骸骨的主人若是或者,将是一个何等恐怖的存在。比起当初在中域所见的骸骨,这个无疑是霸道太多。

“他还在世之时,曾经威震西大陆,几乎成为了所有魔兽的主宰。只可惜,常年的征战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创伤,不然的话,以他的天赋,迈入凌道级并非不可能,更不会落得个如此下场,以至于黑辉王龙一族直接灭亡。不过对于吾族来说,这却是一件好事。”敖崆莫名一笑,抬手一抚虚空,束缚着龙骨的锁链一起嗦嗦抖动。

“封印并无破损,你可以去试试吧,应该不会有所意外的。”

“嗯。”

风韧上前几步,纵身一跃拔空而起,直接来到了那具残缺龙骨的头颅,伸手一抵按在冰冷的晶莹表面上,缓缓合上了双眼。

类似的事情他从未做过,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但是,冥冥中却好像有什么指导着他去这么做,用心去感应,用体内与生俱来的奇异血脉去感受。

“但愿,你可以成功吧。若是这个不稳定的家伙继续呆在这里,吾族的这个墓x还能够存在多久,可都不一定。说实话,根本就不用了什么交换条件,只要你可以将它驯服解决,就是对吾族最好的报偿。”

心中暗暗一笑,敖崆十指一拨,周围石壁上的符文一齐亮起,圈圈流光涟漪萦绕在黑辉王龙的骸骨表面,再添几道禁锢。

等一下,也许动静会不小,他可不希望再出乱子。

思维在冥冥中不知飘向何处,无形中悄然形成的一道指引带着风韧的意识逐渐穿过漫无边际的黑暗,除去弥漫浑身的莫名寒意外,他还感觉到似乎体内还多出了一丝截然相反的炙热,血脉中好似燃起了一团烈焰。

哗!

突然间,璀璨耀眼的光芒在眼前变幻,当视线重新清晰之刻,浮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副无比惨烈的景象,尸山血海重叠在大地之上,浓郁的血腥恶臭弥漫四周。而在一切生命陨落的上方,一道身影孤傲而立,身上衣袍褴褛血迹斑斑,却也难掩威严霸道之气。

“人类?龙魂一脉?有意思的,这么多年了,天穹青龙一直想要彻底抹除我却无法做到。想不到,竟然派你一个r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来,是不是已经死马当活马医了?”

那道身影颤抖一笑,睁开的双眼中竟然好似没有瞳孔,只有一片彻底融为一色的漆黑。

“黑辉王龙……你的残魂根本就没有深度沉睡……”

突然间,风韧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被敖崆诓了。

“深度沉睡?就凭现在那些不入流的天穹青龙,又哪里能够感受到我的存在形态?送你进来,想必是打算最后一搏,试一试能不能借助着龙魂一脉的力量将我毁灭吧?”

那道身影冷冷一笑,挥手一劈,遍地的尸山血海顿时破碎化为铺天盖地的一片猩红,而他的躯体也是缓缓上浮,衣袍轰然一裂,庞大的龙形躯体盘旋虚空,展开的漆黑双翼颤动呼啸狂风。

“但是,他们可能还有一点不知道。同样,我可以借助你的身体获取重生。弱小的人类,交出你的躯体,成为我再度扬威的容器吧!”

合肥长淮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武汉民生医院的具体地址
包头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怀化白癜风医院哪好
汕头哪家医院做包皮过长手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