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圣道狂徒第九十九章老子要杀人

2020-01-20 05:14: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道狂徒 第九十九章 老子要杀人

以吴赖现下的实力,即便是面对炼精境高手亦无怵无惧,虽然有两名敌人,但想要截杀他亦是痴人说梦。

不过他并不打算逃。

老子要杀人!

胸中杀意大盛,他那轮廓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意,然后好似看不见那人似的,镇定自若、不疾不徐的往前继续走。

那人浑身裹在黑衣里,蒙着脸,仅仅露出的眼里射出两道冷芒,却任由他过来。

在距那人仅有三尺之时,吴赖倏地止步,笑嘻嘻道,“老兄,你蒙在脸上这条裤衩款式挺新颖的,在哪买的,能否介绍给我。哈,我今晨一柱擎天时将裤衩戳破了,正好去买一条。”说话时,伸手就去揭对方的黑面巾。

把黑面巾叫做裤衩,那自是在骂人,后面一句却是“自夸”,可见吴大少言语之犀利。

那人眼里满是嘲弄不屑之色,却不阻止他

突然,吴赖伸出去的手变成剪刀手,势道陡增,闪电般插向对方的眼睛。

“哼!”那人冷哼一声,神色愈是不屑,单掌横出,将吴赖的剪刀手挡住。

他早已料到吴赖要出手偷袭,因这才符合后者的性格。

“哈哈,你中计了,看我的黑虎掏心!”吴赖却是哈哈大笑一声,左手化爪,作势猛击对方胸口。

那人仍是冷笑,单掌下劈,欲截住吴赖这一爪。哪曾想,就在此时,蓦地一股劲风朝下身袭来,竟是吴赖一记撩阴腿攻来。

“不要脸!”那人哪料得吴赖喊得是黑虎掏心,真正使的却是撩阴腿,又惊又怒,忍不住大骂。好在他反应奇快,慌忙中双掌急按,封堵吴赖的攻势。

砰!

脚掌交击的刹那,那人如遭电击,只觉吴赖脚上一股巨力袭来,竟被震退。

此时吴赖有两个选择。

一可趁势发起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必定可以十余招内彻底击败此人,然后从容突围。但如此一来,藏在后面那人定会出来相救,他自认还没办法同时击杀两名炼精境强者,杀人计划自然泡汤。

另外一个选择便是示敌以弱,将后面那人引出来,然后用计逐个击破。

他选择了后者,借着反震力向后飘退寻丈,落地之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哈哈大笑道,“再会,小爷不奉陪了!”说着转身就向后跑。

那人被吴赖震退时心知自己轻敌了,暗叫不妙,生怕吴赖趁自己立足未稳突围。待见吴赖“胆小如鼠”,竟错此良机,又是惊喜又是轻蔑,冷冷一笑,并不去追击。

他知道会有人拦住吴赖,心付这小子死定了。

果然,吴赖刚刚奔出两三丈,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吴少爷,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啊?”

说话间,又一个蒙面人徐徐从街角出来,目光冰冷盯着吴赖。

前面那人亦围了上来,二人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将吴赖的所有退路彻底堵死。

雨淅淅沥沥的下,冷风狂乱,四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气氛压抑之极!

面对二人夹击,吴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若不能击杀二人,死的便是自己。事实上当做出决定时,便早已料到会有此形势。但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更夷然不惧。

因为他有信心,要死的是对方。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境彻底平复下来,然后分别扫了两名蒙面人道,“好狗不挡道,你们是哪家的恶犬为何要用裤衩遮住狗脸?”

前面那个子较高着性子显然要暴躁的多,厉喝道,“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出言不逊!”

后面那个子较矮者目中冷芒大盛,嘴上却阴阳怪气笑道,“吴少爷你一个将死之人,又何必穷操这许多心。”

“看你笑得这么开心,小爷一会儿就先拿你开刀!”吴赖心中杀意大盛。他本打算先解决实力较弱的高个儿,但此刻又改变了注意。这种嘴贱还一副作死相的家伙,他是乐于成全,而且对方并未和他动过手,心有蔑视,反而更易制胜。

念头已定,他冷笑道,“你们即便是不说我也知道,除了陆云,谁会养出你们这两条恶狗来。”

高个儿冷笑不言。

矮个儿平静道,“你倒也聪明,只可惜活不过今晚。”说着双目倏地寒光暴起,显然准备动手了。

“慢着!”吴赖大叫一声道,“你们两个打一个算不得英雄好汉,有种的咱们单挑!”

矮个儿不屑冷笑道,“单挑?哼,你当这是小孩打架么?”

见对方并不轻易上钩,吴赖倒也意外,嘴角冷弧扬起,戏谑道,“你是怕了本少么?”

矮个儿尚未说话,高个儿便冷笑道,“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别说我大哥,就是我要杀你也易如反掌!”

“乖孩子,多谢你替小爷说话。”吴赖心中乐翻了天,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冷弧,淡淡道,“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本少动手。难道忘了本少差点打断你第三条腿,险些下半身生活不能自理了么?”说着还故意提起腿来,遥指对方下阴。

高个儿立时想起刚才那记撩阴腿,气得哇哇直叫,吼道,“大哥,让我杀了这小子!”说着就要动手。

见吴赖故意激怒同伴,矮个儿目中露出一丝戏谑的冷意,伸手挡住同伴道,“既然吴少爷如此有信心,那我便陪你玩玩。”说着又冲同伴递了个眼色道,“老二,到一旁掠阵,咱们吴少爷可狡猾得紧,别让他溜了。”

他自以为摸透了吴赖借机挑战想要逃走的心思,又知吴赖手下着实不弱,若是逼得太急以死相拼难免有所损伤,所以故意给其留一点念想,削弱其斗志,故而才应战。否则他又岂会与吴赖浪费这许多口舌,早已合围将之扑杀。

高个儿显然亦领会到了他的意思,狞笑一声,闪到一旁。

吴赖哪里知道他这些心思,仅猜中对方“误以为”自己想要逃走,却不知对方对自己如此忌惮。

但这些均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应战,正中他下怀,当即朗笑道,“笑话!本少勇武无双,岂会不战而逃!”

他这倒不是吹牛,但矮个儿哪里会信,不屑一笑道,“吴少爷,我可否动手了。”

吴赖摆开架势,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道,“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矮个儿嘿笑一声,脚掌撑地,迅疾如电般射出,如雄鹰搏兔般扑至吴赖头顶,双爪幻出层层如山的爪影往下罩去。

爪风急骤,压迫雨珠劈头盖脸打下来,打得皮肤生疼。

“倒也有几分本事。”见对方攻势凌厉,吴赖却是夷然不惧,双目蓦地精芒暴起,同时双拳不疾不徐的轰入爪影当中。

高个儿见他出拳如此之慢,根本不可能抵挡住自家大哥的攻势,冷笑道,“就这么点儿本事也敢与我大哥单挑,不……”

“不自量力”后面三字尚未出口,就听得砰砰砰力劲交击声如雨打蕉叶般急骤而来,气劲激荡,雨水往四周飞溅,二人交手中间出现一片真空。

后面的嘲讽之言再也说不出口,满脸震愕。

矮个儿亦是一阵错愕,显然没料到吴赖这看似不快的拳法竟能一丝不差的抵挡住自己的快攻。不过他并非泛泛之辈,旋即冷哼一声,双爪连连变幻,以各种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攻击吴赖要害。

吴赖的拳法仍是不紧不慢,但任凭他如何变招,竟被一一化解。

电光火石的光景,二人已经交手十余招,吴赖竟不落于下风。

高个儿在一旁看呆了。

“这小子果真小觑不得!”矮个儿又惊又怒,突然厉啸一声,双爪强芒暴起,竟是使出元精之力,连环相扣,直取吴赖咽喉。

“元精之力么!”见对方这么快就使出全力,吴赖微微一怔,心中却无半点惧意。上次与陆嵩交手他便已领教过元精之力的威力,以他当时的修为便足以抵挡,眼下修为又提升了一个层次,更是不怵。

当即哈哈笑道,“你这双狗爪子会发光,倒也好玩。”同时双拳一分,化作两道长虹,轰击对方头颅两侧太阳穴。

竟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对手大惊色变,显然没料到他如此悍勇,哪里肯与他换命,当即清啸一声,闪身移开,同时双爪化掌,印向轰来的拳头。

砰砰!

两声石破天惊的巨响震彻夜空,狂猛无俦的气劲如浪似涛般向周遭席卷开去,落下的雨水瞬间化作雨粉往四周高速喷溅出去。

那场面,好似突然起了一场大雾,甚是壮观。

交手二人乍合倏分,吴赖噔噔噔被震退四五步,对手亦连退三步。

“他竟能与炼精境高手抗衡!”高个儿愕然不已,惊得目瞪口呆。

“这小子好强悍的身体,竟能抵挡住元精之力!”高个儿更是骇异莫名。吴赖的力量虽然还不及动用元精之力的他,但身体确实异常强悍,能承受常人难以想象且难以相信的力量,故而才能挡住元精之力。

“这家伙的实力比陆嵩还差了一点点。”彻底摸清对手实力之后,吴赖心中大喜。炼精境亦有高低之分,共有九重,此人也就炼精一二重左右的修为,倒也不错,不过他连陆嵩都不怕,更遑论此人。

心中这般想,信心陡增,狂傲道,“刚才是你进攻,现在该轮到小爷了!”话音方起,人已经大步流星抢上前去,展开刚猛如涛的攻势。

他的攻击不算快,但却势大力沉,兼且招招直取要害,令人避无可避,只得硬拼。更厉害的是一招既罢,新招又生,连绵不绝,令对手完全进入他的战斗节奏当中。

见他主动进攻,矮个儿一开始尚有轻视之心,哪料到他的拳法竟如此厉害,哪里还敢托大,全力尽出。

一时间,喝叱声、力劲交击声不绝于耳。

一旁观战的高个儿见吴赖竟强悍如斯,骇得头皮发麻,同时庆幸与之交手的不是自己。

矮个儿又惊又怒,眼见吴赖攻势越来越猛,双目寒芒暴起,突然向后飘退,同时右手反手伸向背后。

“搞什么,挠痒痒么?”

就在吴赖一愣的刹那,异变陡生。

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临武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在什么地方
三亚治疗早泄费用
济南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