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封仙 章八七零 郭仲堪【下】

2020-01-18 06:5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仙 章八七零 郭仲堪【下】

大汗账内。

郭仲堪赴宴而来。

因是赴宴,故而未着盔甲,未带兵器。

他身着淡色衣衫,缓缓行来,仿佛卸甲之后,已没有了征战天下的霸道姿态。

然而细细看去,郭仲堪身材壮硕,面貌肃然,属于武道大宗师的威势,却也令人不禁为之心惧。

未入账内,郭仲堪便以非凡武艺,察觉到了周边无数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他本身似乎也有着些许遭受锋锐的刺痛之感,这是源自于武道大宗师的预感。

埋伏不少。

大汗果然是动了杀心。

郭仲堪心中这般想着,往前而去。

经过通禀,入了营帐。

只见账内,大汗高居上座,而熬岳居于左侧,下方则是诸多军中强将,但都不是郭仲堪麾下,均是熬岳麾下。

草原一向以勇武为尊,这账内多是将领,却少见文人军师之流。

“郭将军好大的架子,大汗在此等候许久,您这才匆匆而来。”

随着这个声音,郭仲堪扫了过去,只见那是熬岳麾下的一员将领。

在大汗眼前,郭仲堪也未有发难,只是淡淡道:“大汗派去的人,一个时辰之前到了本将军帐下,本将军沐浴更衣,稍作准备,便立即赶到这里,一个时辰,也不久罢?”

顿了下,才听郭仲堪道:“莫非是有人阻了大汗派去的信使,特意把时候拖延了一下,致使郭某迟来?”

听他这般说来,意有所指,众人倏忽变色。

当下熬岳便要厉喝出声。

然而就在这时,大汗微微抬手,道:“这是我……哦,朕的宴请,你们这是作甚么?”

声音平淡无波,然而账内众人,俱是沉寂下来。

“郭将军请坐。”

大汗微微摆手,指了一个座椅。

郭仲堪随着看去,只见那椅子,正在桌案的最后一座,与大汗相隔最远。

众人的目光之中,饱含嘲弄之色。

以郭仲堪的地位,原本该是坐在熬岳那里,即便稍退一步,也是在大汗身侧,然而如今大汗将他赐坐于末尾,不正是一种贬黜的预兆?

郭仲堪目光沉凝。

这不是贬黜的预兆,这只是避免他这位武道大宗师暴起发难的准备。

“前次郭将军攻破那自号神国的部落,屠尽其男女老幼,正合朕之心意。”

大汗笑道:“只是上次稍作赏赐之后,便一直与将军在进攻中土一事,意见不合,故而有所疏远,今次召将军前来,正是要与熬岳一同商谈南下一事。”

“关于南下一事……”郭仲堪露出沉吟之色。

“南下之事,当由我熬岳为主。”熬岳陡然开口,打断郭仲堪所言,道:“郭将军还是相助于我为好。”

“熬岳,你要夺我兵权么?”郭仲堪语气森然,开门见山,道:“你我官职无分高低,然而以论功行赏,怎么也轮不到你来替郭某作主!”

这话一出,众人皆怒。

便是大汗,也有些恼怒之色。

郭仲堪忽地起身来。

“大胆!”

“郭仲堪!”

“你要干什么?”

众人随之起身,人人露出惧色。

郭仲堪目光扫过一眼,最终落于上方大汗身上,躬身一礼,道:“关于南下一事,末将正有想法,欲与大汗商谈一番。”

“商谈?”

郭仲堪话才落下,熬岳便冷笑道:“谈什么?谈你来领兵,必然比我领兵更胜?谈你来领兵,元蒙便会减少伤亡?”

郭仲堪目光一凝,心中忽生古怪之意。

这时,就见熬岳抛出一物。

此物破空而至,声音呼啸,来势凶厉,比暗器还要锋锐。

郭仲堪伸手一接,便轻描淡写地接了下来。

这一手让众人俱是为之倒吸寒气,便是自负本领高强的熬岳,都不禁握紧了拳掌。

郭仲堪取过此物,发觉是一本簿册,顺手摊开,只扫了一眼,瞳孔微缩。

这上面写的,赫然是幼童白米一事。

白米接触的那些青年,正是白衣军之人,而罗峰近些时日,奉他的命令,暗中查探那些人的来历,却在上面记载成了与之互通有无。

“郭仲堪,你有何话说?”熬岳喝道。

“但凭这上面的几条消息,就能定我的罪?”郭仲堪眉宇一挑,

“定罪不好说,但是你与梁国有所勾结,无论其中是否属实,但有此嫌疑,这南下大军的兵权,终究轮不到你了。”熬岳说道。

“杯酒释兵权?”

郭仲堪举起桌上的酒,叹道:“看气氛至此,恐怕不仅仅是要兵权罢?”

熬岳站起身来,道:“你有这等大罪,即便尚未认定,也该先是下狱,但草原上没有牢狱,寻常枷锁也困不住你,只好我来废了你的武功。”

“废我武功?”郭仲堪脸上闪过一抹厉色。

“正是如此。”熬岳沉声答道。

“武功要怎么废?”郭仲堪冷声道。

“你内劲强强盛,难以囚困,当是挑断手脚筋脉。”熬岳说道。

场面中沉静下来,气氛森冷。

郭仲堪抬头看去,目光落在大汗身上,默然不语。

大汗微微垂下眼睑,叹道:“郭将军功劳无数,元蒙能有今日也亏得是有将军,如今既然将军有此嫌疑,便请按照熬岳所言来办……事后查清,若将军无错,自当补偿。若真有问题,朕念在你无数功劳上,也仍赐你富贵荣华,只是不可掌军了。”

郭仲堪低沉道:“郭某从无反心,但大汗当真如此疑我?当真信我会通梁国?”

大汗默然片刻,才道:“大军即将南下,而将军本领太高,威望太重,不得有失,此事便是未有查清,也只得这般行事了。”

“原来如此。”

郭仲堪叹了一声,说道:“此事无须查清,只须有个嫌疑,有个借口便罢,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看来今日大汗设宴,根本不曾想要与郭某谈话……”

这一场宴席,本就是伏杀。

他本以为能说服大汗。

未想,大汗根本连话都不愿听。

功高震主!

大汗杀意极盛!

所谓南下之事,所谓里通梁国,不过只是个借口。

可笑他来之前,还带了些许期望。

“终究因我祖上是中土之人,而非草原之辈么?”

郭仲堪怅然一叹,伸手一摆,道:“罗峰!刀来!”

刹那之间,外边喊杀声起!

帐篷外有一道寒光穿破帐篷,来到帐内,正落在郭仲堪手中。

这刀长约一丈,宽有两掌,显得十分巨大。

此刀经炉中秘炼,杀机无尽,乃是神兵利器。

此刀曾斩神灵,曾灭真人,曾截江断流,斩杀蛟龙。

瞬息之间,帐篷之中,杀机森然。

人人俱感胆寒!

“郭仲堪!”

“你要造反?”

“你敢!”

无数声音响起。

刀光闪烁,血光迸发。

最近一人,被郭仲堪侧身撞翻,另外两人,被他挥刀斩作了两截。

无敌武圣,凶威不可挡!

“郭仲堪!”

熬岳陡然从桌下拉出一柄大锤,扑了过来,声势滔滔,滚滚如雷,宛如山崩地裂一般,喝道:“接我一锤!”

郭仲堪双脚一踏,陷入土地,眸光宛如炽烈火焰一般,长刀迎了过去。

一个是无敌武圣,一个是元蒙第一勇士。

早年熬岳败在他的手中。

后来历经苦练,熬岳打遍北方部落,无有敌手,早已对当年一事感到不服,有意再分胜负,今日蓄势而来,凶悍到了极点。

嘭一声巨响!

熬岳大锤砸落在大刀之上。

郭仲堪脚下陷入土地,直至膝盖。

一股无比强烈的劲风,伴随着血气的炽热之意,横扫八方,呼啸开来。

整个帐篷都被掀开,撕扯粉碎。

周边诸位征战沙场的猛将,人仰马翻,桌案翻倒,美酒佳肴尽数飞溅,便是那位大汗,也都滚了两圈。

帐篷外打斗的罗峰看了过来,露出惊骇之色。

熬岳是元蒙勇士,天生神力,体魄壮硕,且有着北方独有的武艺本事,一向是凶悍绝伦,横冲直撞。

然而,郭仲堪已经是武道大宗师,武学造诣达到了圆满的地步,已到了人所能发挥的极限,步踏有罡风,隔空能打物,能够力毙牛马,能够挑动车辇,浑身神力并兼内劲深厚,并又精通技艺,比熬岳不知厉害多少。

熬岳这一锤,仿佛能砸塌一座山丘。

然而郭仲堪刀下卸力,便将熬岳之威尽数卸去。

“就这么点本事么?”

郭仲堪神色冷冽,扬刀一挥。

熬岳大喊一声,大锤脱手而去,人也不断倒退,足足退出十数步之外,他只觉双手剧痛,低头看去,便见双手虎口崩裂,不禁露出骇然神色。

“你以用武著称,然而武不敌我……用兵也不如我。”

郭仲堪双腿从地上抽了出来,泥土洒落,他未受影响,抬步往前赶去,“就凭你,也配与我郭某争锋?”

“这些年间,我屡屡示好,你当我是怕了你。”

“你可知道,若非碍于你出身草原,倍受大汗器重,我又怎会将你放在眼中?”

“论用兵,众将皆不如我!”

“论勇武之威,三军之中,谁敢挡我一刀?”

他声若天雷,震荡八方。

他一路杀去,举刀横扫,大开大合,势能开碑裂石,力能挑翻车马。

无论是谁,俱都抵不住一刀之威。

便是熬岳,都生出了惊骇之色,萌生退意。

咻!

就在这时,一道青光闪现。

郭仲堪扬刀一扫。

只听一声脆响。

他引以为傲的宝刀,崩出一个缺口。

郭仲堪瞳孔一缩,露出沉凝之色。

这时,便见前方出来一人,身着青衫,身材高大,然而却有着些许飘然出尘之意,冷声道:“郭仲堪,不得放肆!”

“修行中人?”

郭仲堪目光沉凝,道:“我虽是习武之人,然而这些年间,受我所杀的神灵修道人,从来不少,你也要来送死么?”

鸿离微微仰首,露出嘲讽之色。

郭仲堪身具极高气运,又是大军统帅,一刀斩去,充斥着这天地的杀机,便是半仙都要退避。

若是全盛之时,他自然不敢与郭仲堪争斗。

然而,今非昔比。

鸿离伸手一点,道:“郭仲堪,你气数已尽。”

那道术陡然而去。

郭仲堪只觉浑身沉重。

当年他气运鼎盛,受得气运护持,能斩修道人,也能不受修道之人所害。

修道之人,一旦出手,必受气运反噬。

气数未尽,寿命未尽,人自然不死。

如今如今郭仲堪气运已尽,哪怕郭仲堪武道通神,也抵不住修道之辈。

鸿离张口一吐,迸出一道青光。

郭仲堪扬刀一扫,刀陡然破开缺口,他本人亦是退了数步,顿时眉宇紧皱,目露寒光,似乎也不明白为何如此。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陡然跳出一个大汉,魁梧壮硕,筋肉虬结,举拳砸了过去。

辛百枯!

借神魔之法,锤炼体魄,跻身四重天的人物!

已经被清原换了神符之身的人物!

当年他因熬岳一身气运而落败,然而如今面对比熬岳更为强盛的郭仲堪,却是显得勇悍无敌。

一拳砸落,正中郭仲堪后心。

郭仲堪张口吐出鲜血,往前扑了一步。

杀戮还在继续!

鲜血,残肢。

元蒙第一勇士熬岳已是心惊胆寒。

早年征战部落,如今久不入战场的大汗,更是显得十分不堪。

……

这一日,杀机无数。

西方残阳如血,红黄兼并,令人晕眩。

一切落幕。

……

翌日,便有一则消息,传遍天下。

元蒙神将,无敌武圣郭仲堪,于陈芝云之后,蓦然病逝,令人扼腕叹息。

大汗哀伤不已,举国哀悼,天下缟素。

青草原上,各方部落,无数帐篷,尽系白巾。

这一日,青草原上,白如雪地。

……

三危之山。

洞天福地。

清原将古镜默默收起。

姜柏鉴死了。

陈芝云死了。

郭仲堪死了。

这三位代表着三方军中气运,牵扯人世气运。

这其中的变化,清原心知肚明。

“果然还是到了这一步。”

清原闭上眼睛,心中默默计算。

天下各方道派,都在推动封神之势,以往是按照道祖所见的大势去推动,如今则是按照当下的局面去推动。

这是连道祖都默许的事情。

封神事已乱,各方道派便以乱象来推动封神。

清原纵是变数,也阻挡不了。

那么,便顺应大势,从中得到功德,助他更上一步。

“只得如此了。”

Ps:这章字数比较多,不拆分成两章了。

天津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贵阳看癫痫病医院
沈阳治疗白癜风费用
癫痫病医院河南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