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风舞苍穹 第三百八十三章 花夕月的往事

2020-01-17 02:3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三百八十三章 花夕月的往事

当谢听风走出炼丹房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上了。阳光传递着温暖,微风送来了花香。

“轻尘,我来了!我才不管**山庄的清规戒律呢,如果她们要敢阻挠,我就带着你打下山去!”想到这里,谢听风兴冲冲地推开了燕轻尘洞府的石门。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床上的燕轻尘早已不见了!

“一定是花夕月怕我与她的徒弟双修,将轻尘接走了。”谢听风退出洞府,向外走去,迎面正好遇到了薛璇。

“璇儿,你知道燕姑娘到哪里去了吗?”

“听风哥,是花师叔将燕姐姐接到她的洞府里去了。她可能是不想让你与燕姐姐见面,我师尊让我来告诉你为了心爱的人,一定不要放弃。”

“璇儿,你知道花长老的洞府在哪里吗?”谢听风点点头问道。

“知道,我带你去!”薛璇带着谢听风来到花夕月的洞府前,谢听风启动透视之眼,穿过石门,看见燕轻尘正一动不动地躺在一张石床上,看样子被点了昏睡穴。床边坐着花夕月,正关切地看着她。

“璇儿,你先回去吧,替我谢谢你师尊,说我不会放弃的!”

“好,听风哥,你小心一点儿。”

谢听风等薛璇走后,来到石门前,用手扣动了几下,说道:“花长老,你开开门,通脉丹已经炼成了,让我救治燕姑娘吧!”

花夕月听了谢听风的话,目光瞬间一亮,但随即又黯淡了下来,对着门外说道:“谢宗主,你走吧,我不能让你害了她!”

“花长老,我怎么会害了她?天宝大陆除了我,没人能救她,快开门!”

“不行,即便让她自生自灭,我也不会让她忍受屈辱!”花夕月一口回绝。

“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师尊,真让我失望!今天,谁也阻挡不了我救她!”谢听风说罢,一掌拍向石门,一道五彩的光芒闪过,石门被击得粉碎。他迈步走了进去,来到燕轻尘的床前。

“扑通!”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花夕月竟然双膝跪在了他面前。

“谢宗主,你就放过尘儿吧,我求你了!”

“花长老,您是轻尘的师傅,怎么可以跪在晚辈的面前?”谢听风双手伸出,五品巅峰武尊的巨力发出,将花夕月强行搀了起来,按坐在床上。

“花长老,我对轻尘一片真心,天地可鉴!”

“哼,你们男人就会甜言蜜语,可一旦得到我们女人的身子,就始乱终弃了。”花夕月说着,脸上一片悲愤。

“花长老,天下的男人可不都是负心人。我知道你有一段不愿提及的过往,你不妨告诉我,说出来也就释怀了。”

花夕月犹豫了片刻,在谢听风的开导之下,讲起了她尘封已久的一段往事。

原来,加入**山庄的女弟子大多数会选择一辈子呆在山庄,很少会结婚嫁人。花夕月在她二十五岁那年,有一次下山历练,邂逅了名门大派的一个男弟子。他玉树临风,英武过人,是名噪一时的修炼天才,而且满腹才情,出口成章。两个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坠入爱河。

从此以后,花夕月总是利用每一次下山的机会与他见面。

多少次,他们手牵手相会在花前月下,说着绵绵情话;多少次,他们依偎着坐在山峰上看日出日落,憧憬着美好未来。

有一天,他带着她来到为她买的一处房子里,卿卿我我,恩爱缠绵。

他说,他要用一箧诗词歌赋作新婚的聘礼,迎娶她做他美丽的新娘。

他说,他要用手里那把锋利无匹的剑,为她撑起一片无忧的天空。

他说,他要带着她行走天涯,谱写一曲爱的神话。

……

终于,她被他融化,失去了胳膊上那颗守护了二十五年的守宫砂。这在**山庄是不被允许的,会受到杖刑二百的处罚。

躺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珠泪纷飞。她说:“我把女人最宝贵的一切都献给你,从此就回不了头了,希望你能够珍惜我。”

“别担心,五天后我就会来娶你。我要用一生的爱恋装点你甜甜的梦境,让你梦中都会笑醒。”

她沉浸在甜蜜的等待中,五天很快就过去了,可他竟然没有来。

她不断地安慰自己:他是爱我的,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再等等!

又是十天过去了,她望穿了秋水,依然没有看到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身影。

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赶到他的宗门一问,原来就在他们相约的第五天,他随长老和弟子们到外域一座开启的秘境中寻找机遇去了。

转眼就是半年,在漫长的等待中,绝望就像一根针似的,日夜不停地在她的胸口穿刺着。她的那颗心终于被刺成一个千疮百孔、鲜血淋淋的被欺骗了的故事。

从此,人们慢慢发现,一个花容惨淡的女子经常来到山上的一棵花树下,一站就是大半天。然后在地上用剑挖出一个坑,将飘落的贫血的花瓣,深深地埋葬。

山上游走的风,似乎在向人们倾诉,这里葬着一段夭折的爱情……

讲到这里,花夕月已经泣不成声了。

“花长老,后来,难道你们再也没有见面吗?”

“后来,我的事情终于让**山庄知道了。碧云老祖当时是庄主,派人将我押回到山上。”

“碧云老祖看见我手臂上的守宫砂没有了,勃然大怒,按照庄规对我进行了惩罚。在数千名弟子的指指点点下,我赤身露体,受尽了屈辱,被打得皮开肉绽,几次昏死过去。也许是我心中的那一团怒火支撑着我,我竟然没死。”

“按照**山庄的规矩,如果能挺过二百下杖刑,从此就不再追究了,我重新呆在了**山庄,一直到今天。所以,我恨天下所有的男人!”

“花长老,你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吗?”谢听风轻声问道。

“不能!这个人的名字已经在我的心里死去了!后来,我有一次下山曾经遇到过他,他似乎想向我解释什么,但我假装不认识他。”

“花长老,后来这个人结婚了吗?”

“没有,他现在是天宝大陆赫赫有名的人物!”

“赫赫有名?难道是某个宗派的掌门或是宗主?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并不多,人又长得玉树临风,莫非是天剑宗宗主慕容逸轩?”谢听风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吓了一跳。

“花长老,我觉得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也许他是有什么苦衷才没娶你。”

“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重要了。我的心已死,要不是因为我的徒弟燕轻尘,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花夕月盯着床上的燕轻尘,流露出一丝爱意。那是一种母亲对女儿般的爱,谢听风看得很清楚。

“花长老,你是怕你的故事在轻尘姑娘身上重演吗?请你放心,绝不会!”

“其实,我能看出来你对她的爱是真的。要不你也不会万里遥遥赶到这里,冒着被诛杀的危险打上上门,还拿出价值连城的灵药亲自为她炼制丹药。其实,我也不想她病死。可我就是担心,即便她能熬过酷刑,也难以忍受那种屈辱。所以,你救了她的那一刻,也许就是将她推入另一段苦难里。”

“花长老,我看还是先治病要紧。实在不行,我就带着她远走高飞,谁也别想拦住我!”谢听风的身上突然迸发出一种冲天的气势,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

...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腔科
贵州哪里治癫痫病最好
泉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