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紫血圣皇 第两百六十七章,强行掠夺(下)

2019-10-12 21:3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两百六十七章,强行掠夺(下)

五脏六腑内绽放出的zǐ光.很快波及到了混沌源血侵入的躯壳.只是瞬间气势汹汹的混沌源血.便被zǐ血直接驱逐出了秦墨的身体.而后他的身体整个都绽放出了zǐ色的光芒.在这血色的世界里.秦墨变成了zǐ人.

正得意的混乱意志突感此番变故.血色的脸突然扭曲开來.在这zǐ光中.他感觉到了无比的霸道之意.而在这霸道之下又透着中正仁和的浩然之气.

“不.不可能.zǐ血怎么可能抵御混沌源血的侵蚀.这不过是盘古按照混沌源血缔造出的伪混沌血罢了.”混乱意志无法相信.

也就在此时.在人魔殿内.四大王者同时感觉到在秦墨刚才消失的地方.爆发出那股霸道的气息.

他们同样也感受到那股中正仁和中所透出的浩荡之气.也正是这股气息的出现.让四位王者脸色难看至极.

“圣皇的气息.”唯有圣皇才有这种霸道.唯有人族的圣皇.才有如此中正仁和的浩荡之气.

“他果然是这一代的圣子.继承了圣皇道果.”夜千行冷道.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解释能够说的通.

而此时.站在那边的陈天穹面色再次扭曲了起來.他的脸上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神情.看起來极为痛苦.只是过了沒多久.这种扭曲的表情消失.再次变得怨毒起來.

“该死的陈天穹

.你我好歹也是一体.你居然要帮助那外人.既然你如此不仁.等我吞噬了那家伙.便将你永世镇压.”混乱意志冷漠道.

此时.血色世界里.秦墨已经恢复了自由.混沌源血的力量几乎都被zǐ血驱逐出体外.与此同时神魔骨文引动的神魔之血也隐匿了起來.似乎放弃了争夺.任由zǐ血去发挥它的力量.

眼见着zǐ光越來越盛.重新掌握主动权的混乱意志眼中散发出深红的光芒.他喃喃自语道:“吾以混沌意志.主宰尔等血脉.一切都将起源于混沌.便消糜于混沌.”

说完.他抬手朝秦墨一指.顿时秦墨脸色大变.只感觉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控制住了什么.根本无法反抗.

“这是规则.來自混沌的规则.吾人族虽敬混沌.却不敬规则.吾人族要生.便要破尽一切压迫人族的规则.”天刑突然高呼道.“用你手中的刀.斩破眼前的规则.”

秦墨握着巨龙.猛然一用力.手起刀落.便朝血色世界的前方狠狠的斩了下去.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只听到身体周围传出“叮”的一声.好似什么粉碎了一般.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天刑的声音带着宽慰.他沒有出手帮助秦墨.但他却给了秦墨最好的引导.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破开混沌的规则.这绝不可能.你又不是圣皇.”混乱意志惊恐的看着秦墨.“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天刑的声音彻底消失后.秦墨心底一阵失落.但他很快恢复了平静.他握着巨龙.盯着混乱意志所化之躯.浑身zǐ光就如同披上了一件zǐ色的战甲.

“为什么.”秦墨冷笑道.“因为这是我人族至高的zǐ血.秉承气运而生的血脉.流传八个纪元.八十万年的血脉.”

说到这里.秦墨不屑的扫了一眼混乱意志.“而现在.我來告诉你.什么才是zǐ血.什么才是zǐ血的力量.”

话音刚落.秦墨对着血色的世界遥遥的一指.平静的血色世界顿时如同湖泊一般.泛起了波澜.

混乱意志的身躯更是扭曲开來.在他身体内.有一种深红色的晶体被这一指所泛起的波澜震了出來.

“你.你敢吞噬混沌源血.你疯了吗.有主的混沌源血一旦被吞噬.只会反噬你的身体.”混乱意志惊讶的说道.

“zǐ色乃人族至尊之血.乃圣皇之血.秉承气运而生.它才是玄黄大世界最强的血脉.混沌源血已经是过去了.”秦墨开口说道.“而zǐ血的初衷.便是掠夺.掠夺一切血脉.增强自身.看似与混沌源血同源.却完全不一.这掠夺是为我人族的生.这掠夺是不做血食的命.这掠夺是人族开天的魄.所以人族大兴.百族被逐于星空...”

随着秦墨的声音.混沌源血中的晶体越來越多的被秦墨的zǐ血所吸食.眼看着事态不妙.混乱意志却毫无办法.此刻他陷入了秦墨刚才的局面.

他告诉秦墨.zǐ血是低贱的血脉.而混沌源血才是正统.但此刻秦墨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zǐ血才是正统.混沌源血虽不是低贱血脉.却也高不过zǐ血.

秉承盘古圣皇而生.秉承人族气运而生.八十万年人族敬仰zǐ血.有“zǐ血非圣皇.圣皇必zǐ血”的赫赫大名存在.混沌源血这一过去之血.又如何能够与zǐ血相提并论.

而之前秦墨之所以无法发挥zǐ血的威能.第一是因为他从未相信过zǐ血.其次便是因为混乱意志的蛊惑.

但天刑的提醒.让秦墨清醒了过來.

“不.我不相信.敢吞噬混沌源血.你一定会被反噬.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混乱意志面容扭曲的盯着他.

秦墨冷笑着反问道:“若是zǐ血不强.如何主宰玄黄大陆八十万年.若是zǐ血不强.如何将混沌源血所诞生的十大王血族群全部驱逐出玄黄大陆.若是zǐ血不强.又如何会诞生八位人族圣皇.”

他的一句句反问.就像是一把把锥子.刺在了混乱意志所化血人的心上.说的是话.诛的却是心.

混乱意志在秦墨刚才那一点之下.本就开始丧失精华.而当秦墨这番话出口后.它似魔怔了一般.整个身体都开始崩解了.

zǐ血吞噬着混沌源血.却沒有半点不适.相反秦墨发现混沌源血和zǐ血几乎毫无抵触的便融合到了一起.

虽然沒有感觉到修为增强.也沒有觉得肉身强悍.但秦墨却发现在本质上.他好像提升了无数个档次.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地位低下的乞丐.一瞬间成了皇帝.地位达到了巅峰.

“混沌源血.确实强大.若是zǐ血沒有八十万年的气运在.怕是根本不可能吞噬混沌源血.即便强大.在先天上.还是有不足的.但有了混沌源血融合.日后我便能凌驾于一切血脉之上.”秦墨心底露出了喜色.

凌驾于一切血脉之上.意思就是说只要他愿意.哪怕是龙族强者來了.也一样要被他压制.这就是血脉高的好处.

也就在混乱意志即将崩溃时.站在人魔殿的陈天穹突然睁开了眼睛.此刻他目光清明.显然已经沒有太受到混乱意志的影响.

也就在此时.他的面容突然又冷酷了起來.并自言自语道:“你我若是再如此争斗下去.那家伙便会彻底吞掉混沌源血.不但我会死.你也会死.我们是一体的.”

说完.陈天穹的脸色又恢复平静.他有些犹豫.脸上十分挣扎.最后道:“你要我怎么做.”

“放开抵触.你我融为一体.”这是混乱意志的声音.“先将混沌源血夺回再说.”

陈天穹再次接管身体.他感觉到了混乱意志的恐慌.他甚至感觉到一股死亡的危机降临在他身上.也就是说秦墨此刻真的在吞噬混沌源血.而他确实是和混乱意志一体的.

“我放开抵触.但必须以我为主导.”陈天穹犹豫着说道.

“好.以你为主导.”混乱意志此刻极为无奈.但若是他不想死的话.就得照陈天穹的意思去做.

紧跟着.陈天穹便放开了抵住.两股同处于身体内的意识便融合到了一起.也就在这一瞬间.正在吞噬混沌源血秦墨脸色一变:“居然开始融合了.看來他们果真是一体的.而这混沌源血一旦被我吞噬.陈天穹也得死.”

这时候.秦墨突然犹豫了起來.他有机会把这混沌源血彻底吞噬掉.这样的话他就能拥有完整混沌源血.配合他的zǐ血.日后他可以掠夺任何强大血脉.

但他又不希望陈天穹死.毕竟本质上的陈天穹还是他的朋友.而且即便他沒有完全吞噬掉混沌源血.他也一样可以拥有混沌源血的特性.能够压制十大王血.甚至逼迫其融合.

可若是沒有得到完整的混沌源血.日后便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想來想去.秦墨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吞噬.但也就在他做出决定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秦墨面前.他面容冷酷.仔细看去.会发现他的眉宇间有些邪异.秦墨很熟悉这张脸.因为他正是陈天穹.

“你想让我死.”陈天穹盯着秦墨.

“不想.所以我吞噬九成就会离开.”秦墨开口道.这便是他决定.

“九成.”陈天穹冷酷道.“这和让我死有何分别.”

“当然有分别.至少你还沒死.剩下的一成混沌源血.足以让你强大起來.”秦墨说道.

“沒得商量.”陈天穹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劈柴刀.而这把刀正在不断的变化.他开始变成了一把剑.锋利无比的剑.这把剑沒有实质的形态.但他却可怕的杀气存在.好像剑下无数的亡魂在呼啸.

秦墨沒由來的感觉浑身一冷.他握紧了巨龙.摇了摇头.道:“果然.杀神剑一直都在你手中.”

南昌治疗白癫风医院
徐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福建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南昌治疗白癜风方法
徐州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