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符道巅峰第五百七十一章百口莫辩

2020-01-19 16:23: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符道巅峰 第五百七十一章 百口莫辩

全文阅读

石盒的突然炸裂,让钟离早已压制多日的怒火瞬间爆发,取下长弓,便要动手。

“这里可是安全点。”

见她被石粉卷入顷刻间变的灰头土脸,石飞羽也是知道事情要糟,立即拉着东门凝珠向后退去。

听到安全点三个字,钟离双眸一凝,其内寒光闪烁,杀意汹涌,紧握着弯弓的玉手,都是因愤怒在轻轻颤抖。

安全点内不能动手,这个规矩无论是谁打破,都会立即被取消资格。

身为商雨城钟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钟离自然清楚。

但是她也明白,这个所谓的宝藏,一定是有人动过手脚,否则绝不会变成如此。

再联想到先前石飞羽拿到东西,随手就交给了自己,钟离愈发可以肯定,一定是他从中耍了手段。

“好,好得很,这笔账我会跟你算,你最好一辈子躲在这里,否则我定让你尝尝万箭穿心之苦。”

心中虽然愤怒,钟离依旧不敢在安全点对他出手,咬牙切齿的冷笑中,一股磅礴源力猛然从体内爆发,将沾在身上的石粉震散而去。

“这件事情它”

眼见于此,石飞羽脸色微沉,似要开口解释,但是话说到一半,又摇了摇头。

先前自己拿到东西后,并未做任何手脚,而是从石盒上的透明禁制判断,有些古怪。禁制既然存在,那就代表东门凝珠真的未曾将其开启。

而且东门凝珠早已说过,宝藏入手之后,她并未查,以她的性子自然不会说谎。

既然自己沒有动手脚,东门凝珠也并未将其打开,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西是经过自己之手交给了钟离,观其模样,就算现在解释,也是百口莫辩。在钟离心中早已认定是他做了手脚,又怎会轻易相信。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脸皮微颤,话说到一半,石飞羽心里却是叹了口气。

这件事情就算自己浑身是嘴都无法说清,更何况对方也不会听任何解释。

“你最好一辈子躲在这里,否则我定让你尝尝万箭穿心之苦。”

钟离充满杀意的话音缭绕在耳边久久不散,石飞羽心头顿感凝重。

现在可好,宝藏沒有得到,却先后得罪了三位空玄境中期强者。

吴月,陆丘杀他之心早已不是一天两天,这个自然无需多说。

关键是钟离,从陌生到合作,再从合作到几次翻脸,期间之凶险让石飞羽都是感到棘手。

现在宝藏变成了一堆石粉,而且还全都撒在了钟离身上,就算不想,石飞羽也知道自己离开安全点后,会面临什么下场。

钟离的话并非需言,这个女人发起狠來,说不定会一直守在安全点外,就等他出去,一箭穿心。

“你们听,什么声音。”

就在他为此头疼不已时,站在附近的吴雅儿突然竖起耳朵,满脸惊讶的环目四顾。

“别捣乱。”

现在情况变得愈发棘手,吴爽哪里还有心思听她胡言乱语,立即沉声喝阻。

不料吴雅儿却满脸焦急的争辩道:“真的有声音,不信你听。”

见她不似玩闹,众人眉头紧锁,全都屏气凝神,侧耳细听起來。

但是良久过后,除了远处的喧闹声,并未任何异常,这般一幕,也让他们脸色逐渐沉了下去。

“咦。地上怎么还有一个盒子。”

吴雅儿可不管这些,环目四顾沒有找到声音的來源,便将目光向钟离脚下望去。但是等她视线转向那里之后,却猛的惊呼一声。

不等众人反应过來,她便立即上前挥手将散落在地上的石粉震散,随之满脸堆笑的将一个石盒捡了起來。

看到这个比刚才稍小一些,表面依旧有着神秘图腾与禁制的石盒,众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

左耳贴着石盒听了片刻,吴雅儿突然咯咯娇笑道:“沒错,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來的。”

这般变故,立即让他们目光微凝,心中暗暗揣测起來。

难道盒子里的是个活物。

这怎么可能,不管石盒里装的是不是活物,它被埋藏在湖底至少都有万年之久,无论是什么也早该死了才对,又怎会发出声音。

“拿來。”

娇笑声尚未落下,钟离就以一把将其夺了过去,随之放在地上,猛的一掌很拍而下。

轰。

随着手掌很拍而下,这只稍小的石盒立即爆裂开來。

尚未等众人看清楚其中有着什么,一道愤怒的咆哮声便突兀响起:“该死,该死,是谁下手这么重,难道沒听见你家爷爷”

“快看,是人,盒子里的是个人。”

咆哮依旧,吴雅儿却猛的跳了起來,眼神充满好奇的盯着那里,连连惊呼。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在炸裂的盒子附近,坐着一个仅有拇指大小,须发皆白之人,而这个人正抬头傻傻的望着他们。

“该死,该死,现在的人都长这么高,这可让你家爷爷如何是好。”

白须老人盘坐在地,怔怔的盯着他们,似是猛然反应过來,身形立即腾空,打算趁机逃走。

“抓住他。”

石飞羽这时却惊醒过來,低喝中,手掌猛的向其暴探而出。

砰砰。

不料钟离早有准备,在他手掌即将抓到那个只有拇指高的白须老人的一霎,玉手轻抬,就以将他震退,随之将其握在掌心。

望着被钟离握在手里的那个白须小人,石飞羽眼角微微一颤,似是有话要说。

然而不等他开口,钟离就以抢先说道:“都别过來,否则我一把将他将他捏死。”

“别动手,别动手,咱们有话好说。”

石飞羽尚未着急,被钟离抓在手里的白须小人就急忙开口,说出的话,更是让在场之人充满了错愕。

眉头微皱,发现附近好像有人正在观察他们,石飞羽立即沉声冷哼道;“换个地方。”

对此,钟离倒是沒有反对,几人结伴匆匆离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街上人群之中。

寻找宝藏之前双方就以说好,等找到东西四六分成。然而现在,看着被钟离紧紧攥在手心的白须小人,他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难道真的要把这个家伙分尸。

谁也未曾想到,辛辛苦苦找來的宝藏,居然是一个撞在盒子里的小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人是谁,但是从其能够在盒子里活到现在,就不难判断,此人身上必然隐藏着什么秘密。

在城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容身之所,沒等落座,石飞羽便率先说道:“四六。”

“什么四六。”

钟离这时却故技重施,在他面前装起了糊涂。

“钟姐姐,咱们可是事先说好的,找到东西就”

吴雅儿以为她忘了此事,急忙出言提醒。岂料钟离却猛的瞪了她一眼,目光冰冷:“谁是你姐姐。”

见此情形,吴雅儿一时委屈,也就沒再开口。

吴爽与袁佩珊,面对钟离,更是不敢多言,生怕惹怒了这位姑奶奶,來个万箭穿心。

见此情形,虽然早有预知,但石飞羽依旧不肯放弃,目光一转,冷笑道:“不分也行,你得把它借我两天。”

“做梦。”

现在的钟离,显然是摆明了要耍赖,冷哼中,带着那位白须小人便要离开。

见此情形,石飞羽则闪身挡在了她去路之上,旋即怒笑道:“吴大少爷,看來我不能陪你继续寻宝了,自己保重。”

“什么。”

吴爽显然还沒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双肩一颤,猛的惊声问道。

石飞羽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钟离:“有人言而无信,我只能陪着她一起退出寻宝。”

听闻此话,吴爽心中顿感恍然,随即点了点头,未再多言。

“你威胁我。”

钟离岂能不懂这番话的意思,双眸微寒,杀意腾腾。

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今天要是她不把东西交出來就会动手,钟离自然不能站在那里挨打,到时候二人一旦交手,便会被双双取消资格,退出寻宝之旅。

“你可以当成一种交易。”

眉头微皱,石飞羽迎着她冰冷的目光缓缓向前走去:“用你我的寻宝资格,來换取这个东西两天使用权,并不为过吧。”

“你你卑鄙。”

钟离显然沒有他这种胆量,或者说还想继续这场风云探宝,面对他的威胁,顿时被气得双眸圆睁,怒叱连连。

“抱歉,对付言而无信之人,我也只能这么做。”石飞羽这次却铁了心要拿到好处,无论她怎么说,就是不肯让步。

这种变故,也让钟离愤怒的同时,再次被他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那个仅有拇指高的白须小人,一看就绝非等闲,要是落入石飞羽手里,自己岂能有好。

但是不把它交出去,石飞羽又会跟自己拼个鱼死破,到时候难道真要退出风云探宝。

愤怒之余,钟离心中也带着一丝无可奈何,似是想要讨价还价,猛的冷哼道:“半天。”

“成交。”

不料石飞羽想都沒想便答应下來,这般变故,也让钟离明白,任自己如何狡猾,最后又上了眼前这个少年的当。

咬牙切齿,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将紧握掌心的白须小人一把扔给了他,钟离猛的闪身挡在门口:“记住,你只有半天的时间。”

对此,石飞羽倒是显得无所谓,将白须小人放在桌子上,也不盘问,只是盯着他,手指毫无规律的敲击着桌面。

砰。

突然,敲击声停了下來,也让站在桌子上,双眼充满警惕的白须小人,猛的吓了一跳

...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电话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咨询电话
怀化白癜风中医院
常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中山知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